回到主页

回到2000:那年我们还在拨号上网,互联网大厂已初显锋芒...

回到2000系列,今天你将看到...

QQ的什么功能让腾讯几乎起死回生?

国内门户网站的巨头新浪如何走向没落?

20年前没有淘宝的人们如何完成网购?

“嘟嘟…吱…哇叽哇叽…哔…嘟嘟咚咚…呲...”终于连上网了!

据说,大部分听到过这个声音的人,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

以前上网,我们还需要用到一种设备叫做调制解调器,它负责把电脑的数字型号转化成模拟信号,每次在连接和信号转化的过程中,就会生成这种300-34000赫兹的声音。

这就是20年前互联网的打开方式。

今天,互联网已经完全覆盖了我们每一个人一天的吃喝拉撒睡,互联网公司也几乎成为了很多毕业生最想去的企业。而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才刚刚挂牌,拨号上网业务也才刚刚推出。

我们可以简单地把过去20年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史,按照带宽分成三个阶段。

现在这个阶段,4G全面普及,5G方兴未艾,百兆光纤入户都快成标配,视频和音频自然是这个时代的主流。现在网上购个物也要看视频的商品展示,发条消息也要带上gif动态表情包。这种流量消耗程度,在20年前简直是奢侈级别的。

上一个阶段,大概是21世纪00年代最后几年,3g向4g转型的时候。大家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膨胀到敢用手机上网看新闻了,虽然看个世界杯还是不忍心直接烧流量看视频直播,然后默默切换回图文直播。有的时候一不小心点开一张高清大图还要心疼一下,但那些记忆也最终和诺基亚及其塞班系统进入了历史。

再上一个阶段呢?差不多也就是2000年左右的时候了。怎么来描述那个时候移动端的互联网呢?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并不存在”。别说手机上网了,就是电脑上网也吃力啊。

在2000年,很多人还用一个非常有年代感的词汇来形容上网这件事——网上冲浪。不过,那个时候的浪花着实有点小,不是在海里冲浪,是在小溪里冲浪,网速焦虑就像现在开电动车的里程焦虑一样。不过,上网那个时候还是个时髦的事情,以至于有人会在兴趣爱好一栏写上“网上冲浪”。

00后应该没有体会过被拨号上网支配的恐惧。拨号上网不稳定,所以总有那么几次“嘟嘟嘟”了几分钟但就是连不上网。而且由于上网和固定电话共用一个接入口,你要接受打电话的时候不能上网,上网就没法打电话的现实。当然,更糟的还是那龟速的网络带宽。

那个时候网速都是以Kb为单位的。下一首当年最火的梁静茹的《勇气》,可能要等上好几分钟,而且会花掉每小时9元的上网费,相对于人均400元不到的全国居民收入,确实需要一定的勇气。而且网际快车,还会把下载进度“一格一格”地秀给你看。即便是打开一个门户网站,也要等上好几分钟的时间,才能把所有的文字、图片和Flash广告完全看到。

在2000年,很多今天的互联网的公司创始人,那个时候还没出道呢。拼多多的王铮,在2000年的时候还在浙大上学,估计正忙着申请美国的Master。美团的王兴还在清华的学生舞蹈队跳腰鼓舞,即将开始去美国读博。美团这家公司还没有任何踪影,拼多多更是还在遥远的未来。

但另一些互联网公司,在2000年其实就已经锋芒初现。腾讯的QQ刚过完一岁生日迎来重大的更新,刚刚成立两年的新浪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了,而阿里巴巴也刚刚收到高盛和软银总共2500万美元的投资…

企鹅的社交世界,原来你不懂...

这个版本的QQ有多少人用过?和今天比,这个版本看上去就像是马王堆出土的文物,但你可知道这个版本的QQ引入了多个重大的功能?

2000年11月,QQ2000版本正式发布。在这一版本的更新中,QQ推出了“可更换的外壳(皮肤)”,从此走上了“科技以换换壳为本”的道路一去不复返。更重要的是,QQ可以隐身了,可以拉黑了,于是很多人在QQ上的塑料情谊被彻底打回原形,你最爱的女神上线了可能你也没法骚扰了。

今天的微信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国民app,并且让短信彻底沦为验证码接收器。而在2000年的QQ一样是革命性的,虽然现在QQ已经成为了小学生们的早熟情感日记本,但20年前可是各种潮男潮女的必备社交神器。QQ改变了人们沟通的方式,也缔造了南山区的互联网巨头。

在2000年之后很多年,只要你走进一个烟雾缭绕的网吧里,除了能听到游戏玩家的各种嚷嚷,最多的就是QQ发出的各种此起彼伏的咳嗽声、敲门声、嘀嘀声。在正确的时间等到了正确的人带来的敲门声和嘀嘀声,便是最大的惊喜。

QQ的世界里充满了各种不可言说却不言自明的人和人之间微妙的情感表达,用一天的QQ就好像演了一天的宫斗剧(或者狗血言情剧)。比如,你对你的女神窗口抖一抖,可你的女神却对你隐身,说不定还对另一些人设置了隐身可见。然后你去到女神的QQ空间,发现相册还上了锁,最要命的是,你需要要回答对一个验证问题才能进入。

作为微信拍一拍的前身,正确使用QQ窗口抖一抖就是舔狗最大的自我修养;隐身可见,算得上是真正好友的认证;相册密码是检验塑料姐妹花的通关文牒。要心理健康地活在QQ的世界,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现在如果你注册一个QQ号,十位数。而在1999年,即QQ刚推出不久时,其长度为5位数,要是今天你有一个5位数的QQ靓号,估计走到人民广场,马上就能被大妈们围成一圈。早在2004年内,东南亚发生大海啸,马化腾在淘宝网举办的南亚海啸赈灾义卖活动中通过竞拍方式最终以26.02万元的价格出售的QQ号码“88888”,成为有公开交易记录的售价最高的QQ号。

粉钻、资钻、黑钻、黄钻、蓝钻、绿钻,总有一款适合你…鹅厂卖皮肤的生意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被植入了基因。QQ秀里面的换装,总能跟上六线小县城20岁青年最前沿的时尚,穿上一套淡黄的长裙,披上一头蓬松的头发,马上就能吸引来追随者。

六线小县城时尚青年的标配是,做一个QQ绿钻会员,拥有最新的QQ秀,然后歌单里循环播放经典网络名曲QQ爱,再开一辆奇瑞QQ。也许对于你来说,QQ秀只是一个虚拟版本的洗剪吹,但当年腾讯的现金流几乎一度断掉,就是QQ秀带来的收入救了整个公司。

不过,总有人不甘于被QQ这些五光十色玩意儿拉低逼格。如果说,今天标榜自己格调的方法是“我没有微博,你加我的Instagram吧”,那个时候的标准说法是“我不用QQ,你加我MSN吧。”被逼格支配的人们,宁愿使用功能少、界面干净的MSN,也不想和QQ沾上半毛钱关系。

其实,社交工具的选择从来不是单一的。在过去的20年,很多公司都尝试在SNS上的道路上来来往往,但大多最后成为了行业竞争战场中的炮灰。

中国移动加入这个战局,推出了飞信,曾经一度变成学校里班主任给全班发通知的神器,可最后逐渐落寞。小米加入了这个战局,推出了米聊,曾经让圈内人认为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最后还是被微信彻底盖过了风头。更不用说ICQ这样的前浪,最后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阿里巴巴还想着出一款对标微信的即时聊天软件来往,可是这款软件最终只能有来无往。

最终,还是腾讯赢了,不管是那时的QQ,还是现在的微信。

今天,腾讯算得上是最吸引应届生的公司了,招聘页面会滚动更新无数在全国各地招聘的职位,多到几乎无法去计算。而2000年“腾讯招聘”的页面上,一共只放出来三个岗位,两个市场部高级项目经理,两个高级广告客户经理,六个高级程序员...

页面上也没有太过关于公司的介绍,只有一句“我公司为您提供良好的工作环境和有竞争力的薪金”。投递的方式也很“原始”,官网上只要求把“个人简历及待遇要求寄至:hr@tencent.com 人力资源部收”,邮件的主题就写成“应聘”。

今天,“良好的工作环境”大概就是滨海大厦里的琳琅满目的食堂和无敌视野的会议室,有竞争管理的薪金可以理解为“王者荣耀团队N个月的年终奖”。而回到2000年,马化腾的第一间办公室是找朋友借的一间舞蹈室,还挂着80年代“迪斯科”风格的大灯球,兄弟们加班累了,还可以舞一曲。后来没过多久搬去华强北的赛格科技园,见证了腾讯的起飞。

从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和几个程序员,再到现代化大楼里无数的Tony、Mark、Kevin、Amy,今天的腾讯已经被看做是互联网大厂里最具外企范儿的公司,也最终成为了最为应届生所向往的职场起点。

冲浪?前浪?新浪!

这是新浪(NASDAQ:SINA)和微博(NASDAQ:WB)现在的市值。(2020年7月16日)

在十多年前,微博仅仅是新浪的一个刚刚成立的项目组,后来变成一个独立的事业部。2014年,微博正式从新浪集团中拆分,并独立在纳斯达克上市。而现在,新浪的总市值,还不到微博的1/3了。真的是一个后浪打败前浪的故事...

但2000年的新浪可是当时“中概股”里的当红炸子鸡,作为中国第一家获得新闻登载许可的民营商业网站,成立两年就在纳斯达克火速上市,把新浪设成首页成了很多初代网民的习惯。

如果我们打开2000年10月19日的新浪首页,能看到巴以冲突的新闻,能看到美朝关系的新闻,能看到中日领导人会见的新闻...20年过去了,似乎世界的热点话题还没变,尽管人们看新闻的网站早就变了。

那个时候的新浪,经过了好几轮的“大事件红利”,几乎成了网民看新闻的首选。1999年的南斯拉夫炸馆事件,2001年的北京申奥,以及同年的911事件...一次又一次地把新浪的点击量推向了高峰,人们相信新浪上能看到央视新闻里看不到的内容,而“世界在你眼中”的slogan也越发深入人心。

那个年代上门户网站上看新闻,要忍受各种各样的广告,边栏上的、弹窗上的、置顶的、底部的...为了吸引人的眼球,各种广告都用上了饱和度极高的颜色,有的广告还是gif动图,甚至还会在整个页面不停跳动,整个网站就是一副椰树牌椰汁的设计。

有的时候,你想要关闭广告页面好好看个新闻,一不小心却点到了广告图片,恭喜你,接下来会有无数的网络弹窗向你涌来…

对于10后们来说,年龄即网龄,大家一出生就几乎淹没在在各种大大小小连着网络的屏幕里。但对于门户网站的老一代来说,网龄曾经是一个值得炫耀的资本,展示自己的网龄就像展示自己游戏的练级一样...

网龄比较大的人,一般都曾经在各种聊天室混迹过,而这也是新浪为代表的门户网站的重要功能之一。2000年,新浪的注册会员在98年9月底就已经达到了13万人,而同时在线的聊天室人数可以达到20,000+,这后面是各种大大小小的聊天室。

新浪当时的分类聊天当时有几百个,听一听当时最火爆的聊天室的名字:午夜情话、人到中年、性情男女...当然,也有很多PG13级别的聊天室:心灵之约、E往情深、舞动时空...

第一次进聊天室的激动、第一次有人发来消息的兴奋、与聊友恋恋不舍的下线告别...现在我们有了即时聊天工具,但我们永远不会懂得那个年代聊天室里的男男女女的快乐。谁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之前相谈甚欢的人今天会不会继续出现,比“左滑右滑”更充满了戏剧性。

那还是一个武侠流行的年代,有专门讨论武侠的清韵聊天室,喜欢古龙的人会去冷香小筑,聊天室也不叫聊天室,叫做“江湖”。那时候,饭桌上地位最高的是不同bbs的管理员,也叫“斑竹”,江湖人称“六扇门”。

等到了千禧年,新浪、搜狐、网易这三家门户网站先后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一时间风光无限。门户网站就像今天的比特币、直播一样火热。基本上中关村一大半搞计算机的码农都去做门户网站了。

ChinaRen、中华网、3721、猫扑先后登场,联想搞的fm365.com也一度很受欢迎,就连很多地方的电信公司也都推出了自己的门户网站,都起名为“XX在线”,还强制给上网用户设成主页。

作为门户网站市场上的老大,新浪在人才市场上自然也很受欢迎。相对于腾讯简陋的投递方式,2000年的新浪已经有了一套简单的网申系统,应聘者不需要打开邮箱发简历,直接在网站上填写相关信息就算投递成功,可以说已经很“互联网”了。

不知道那些最后投递成功得以进入新浪的人,是否对公司的发展满意。上市之后的新浪的股价早早地坐上了过山车,2000年以每股17美元的发行价上市,曾一度达到40美元附近,但后来因为互联网泡沫破裂跌至1.6美元,直到至2002年才开始反弹。

后来的新浪也一直没有停止对拯救股价的尝试。当时的新浪爱问社区是可以和百度知道相比的,新浪宽频推出的时候爱奇艺还根本没有出现,新浪邮箱最开始也还没有被网易邮箱干垮...可最后,新浪真正拿得出手的产品也就只剩微博了。

曾经新浪在北京中关村的大楼还显得非常耀眼,很多北京优秀的大学生争先恐后地来到这里追寻自己的互联网梦想,而这栋楼和新浪这个公司一样,到了2020年的今天显得有点平平无奇。

现在,很多人不再把门户网站设成首页了,搜索引擎革了门户网站的命。以前门户网站是一扇窗,也是窗外几乎全部的世界;而现在,搜索引擎真的只是一扇窗而已,窗外的世界另有精彩。

曾经大家都认为中国互联网大局就是靠新浪、搜狐、网易这些门户网站所奠定的,但后来的故事却超出了大家的预想。只能说,新浪和它代表的门户网站的时代,一起被后浪们压过了风头。

阿里让你相信,靠电商也能活...

这是《北京青年报》1999年登出的一则新闻。当时,一家名为“梦想中文网”的网站举办了一次“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12个参与者被关在一个宾馆的标间,迎接他们的只有一个光板床、一卷卫生纸和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以及每人1500元的人民币和1500元额度的电子货币。

没有被褥枕头,没有食物,没有饮用水,没有电话,12名参与者要需要通过网络解决自己的所有起居和饮食的问题。在那个时候,阿里巴巴已经成立,但淘宝还尚未诞生。

3,000元在当时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三天三夜不出门只靠互联网生存,在当时是测试,在今天就几乎是很多人的日常。但在没有淘宝的2000年,大部分人没法想象网购购物的操作性,不少人还断言“他们连滴水都买不到”。

最后测试的结果是这样的,除了1个进入房间5分钟就退赛的人以外,其余人都顺利完成了任务,从毫无网购经验的小白变身为网络购物达人,甚至有测试者表示:只要资金充足,我还能这样生活一个月。

其实,这个发生在2000年前夕的测试就像一场预言。实际上,中国银行早在1996年就开启了网银服务。在1998年,内地第一笔Internet电子交易正式完成。而在这个时候,阿里巴巴的2B电商业务,也正在马云的酝酿之中。

普通中国网民最早的网购记忆也许并不是由马云带来的。早在2000年,易趣网就已经收购了一家专门在网上卖手机的网站,后来又和大洋彼岸的Ebay合并,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个电商明星。

但我们都知道,后来真正的主角还是阿里巴巴。在2000年有过网购的经历的人应该知道,支付是一件多么让人头疼的事情。

1998年,是Interner电子商务在中国从概念走进应用的一年,也是电商巨头阿里巴巴至关重要的一年。这一年,马云决心放弃已经实现盈利的“中国黄页”,将其股份售卖并用这笔钱创建“阿里巴巴”。

那个时候阿里的业务还只是阿里巴巴,主要业务是针对B端的公司,交易的产品也多为基础的生产原料。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如何交易,淘宝和支付宝都还没有问世,付款只有仅有几家银行支持网上支付,大多数人需要下单之后再到邮局汇款,而款项都是直接达到商家的账户里。这样一来,网购的流程变得复杂,安全性也得不到保障。

由于交易双方都不够信任对方,所以买家不愿意先付款,卖家也不愿意先发货,加上根本没有什么快递公司可以用,所以就在上海的人民广场地铁站进行交易。因为出入地铁站还需要重新刷卡付费,所以就隔着栏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当年的网络购物并不好做,但吃螃蟹的也不仅仅只有阿里巴巴一家,尤其是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就连门户网站的霸主新浪也花大价钱开发和扶持了“新浪商城”这个产品。还有当年的800buy、8848,都曾经是被认为可能成为中国电商巨头的种子选手。

但最后还是阿里打败了一众竞争者,成为了电商界的霸主,而阿里恰恰是赢在了支付的便捷和安全上。今天,我们终于不用因为担心付了钱收不到货,而到公园里和卖家线下交易了。

2000年,阿里的创始团队也终于走出了马云的小公寓,有了自己的办公室,但还是一个小小的初创企业,和现在的万人规模、全球各地都有高大上办公楼形成鲜明对比。

当年在破旧办公楼办公的员工或许想象不到,阿里现在的规模和影响力。今天甚至有人会开玩笑地说:“在杭州,如果不是给阿里打工,就是在给阿里打工的公司打工。”与现在动辄招聘上千人相比,当年还处于起步阶段的阿里只有30个招聘名额。想要应聘也很简单,只需要把中英文简历Email至当时的hr邮箱就好。

20年后的今天,阿里早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B2B网上购物公司,成为了一个有着众多业务分支的商业帝国,也一度成为纳斯达克最大的IPO项目。

总的来说,在那个年代,浏览器、门户、搜索引擎、电子商务、即时通信都刚刚出现,没有人知道这些东西的未来会怎么样;我们现在也难以想象20年后的互联网,会是什么样。

不同的互联网公司,走了不一样的路。无论是南山区的社交大厂,中关村的老牌门户网站,还是杭州西溪的电商巨头,都为我们贡献了曲折的成长故事,也给大家带来了互联网世界最初的回忆。

从2000到2020年的这段路并不遥远,数千倍的网速提升,互联网大厂们的起起落落,最终都会成为互联网历史的故事,就和2000年拨号上网的记忆一样...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