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这次史无前例的IPO,可能集合了所有你认识的投行

#阿美石油 #最高一次IPO

最近,沙特又上了国际新闻的头条,这一次是财经板块。最近两年,沙特每次出现在国际新闻的版面里都是和负面新闻相关,无论是去年骇人听闻的记者遇害案,还是今年早些时候油田遭到无人机轰炸。这些丑闻或者灾难的发生,无疑让各国的投资者们在和沙特勾肩搭背的时候,多了几分踟蹰。

然而这一次,世界各国的顶级投资机构还是争先恐后地拜倒在了沙特石油的石榴裙下,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上市做背书。一年前都对沙特王室保持距离,甚至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投资银行家们,这次终于等到了一次赚到盆满钵满的机会。

未来可能被写进教科书的IPO

阿美的估值,让它的上市可能将成为写进教科书的一次融资事件。上市的石油公司很多,然而没有一家可以达到阿美的量级。看一看阿美的其竞争对手:埃克森美孚的估值近3,000亿美金,雪弗龙市值约为2,290亿美金,然而分析师对于阿美给出的最新估值却在1.2万亿美金到2.3万亿美金不等。

很有可能,我们即将目睹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IPO。此前,全球最大的IPO是2014年登陆纽交所的阿里巴巴,当时的估值是250亿美元。而这一次,沙特阿美可能会刷新历史。

翻一翻他们的账簿你就会发现,沙特阿美去年实现利润1,111亿美元,是科技巨头苹果的两倍多。但尽管如此,沙特王储却已经深刻地意识到,这些表面的繁荣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石油资源开采的枯竭,早晚会有穷尽的一天。如果没有转型,沙特的石油生意其实已经进入倒计时。

就在一周前,沙特阿拉伯资本市场管理局(CMA)批准了阿美石油的上市计划,这家公司的上市进程终于正式启动。而几天前,一份658页的招股说明书也终于浮出水面,而这距离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首次透露将该公司上市的计划已过去了近四年的时间。尽管王储原本所寻求的两万美金估值未必能实现,但靴子总算是落地了。

尽管在去年,阿美的上市计划曾经遭到沙特国王的否定,沙特政局的各种新闻也让这一进程充满了变数,但全球投资银行多年来一直在努力争取沙特阿美上市主导权的努力从而停止。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阿美也是沙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摩根大通是这次上市的首席顾问,它不仅有望从阿美的IPO中获得巨额的承销费,更需要为阿美将来在资本市场上可能遇到的各种风险挑战做好准备。

沙特国内证券交易所

这次上市的地点,是位于沙特阿拉伯首都利亚德的Tadawul,也就是沙特国内的证券交易市场。然而,这次上市并不是计划的全部。阿美的计划是,在2020年或2021年先于沙特国内上市,随后在海外上市。这也意味着,融资的机会,和面临的风险,会逐步地放大。

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沙特阿美将在近40年以来首次拥有非政府股东,这对于这个部落式的国家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开放”。人们都知道,阿美石油,对于沙特的王室,对于沙特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这远远不是美孚、雪弗龙、英国石油这些公司所能比拟的。

不过,不管未来是福是祸,启动的按钮已经按下。沙特阿美公司表示,认购期将在11月17日开始,12月4日结束。最终股价以及出售给机构投资者的股票数量和比例,将在认购期结束后确定。不过,阿美公司只会将0.5%的股份分配给个人投资者,而认购的截止日期是11月28日。

石油远远不仅是一门生意

最新释出的《招股说明书》毫不吝惜夸赞阿美石油的最大卖点——规模巨大、但成本低廉。如果说石油是上天对于一个地区的馈赠,那么沙特对于这份馈赠则是异常唾手可得。得益于特殊的地质构造,沙特的原油储地大多位于陆上和海上浅水区域,对于大规模开采以及后期的物流都是非常方便的,所以《招股说明书》才能说“沙特阿美每桶油的成本只要2.8美元”。

沙特阿美的每日原油产量达到 1000 万桶,约占全球总产量的十分之一。分析还认为,得益于低廉的成本,部分生产商迫于压力停产,阿美的份额有望进一步扩大。但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石油可能既是一种馈赠,又是一种诅咒。对于能源开采的过度依赖,虽然给这个国家带来了财富,但却没能推动这个国家政治、工业和经济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这绝不是国际批评家的臆测——甚至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对于神权的绝对控制和对于石油资源的垄断,是这个前现代政权今日赖以生存的合法性来源,但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实上,石油储量的瓶颈以及替代性能源开发的加速,都让这个石油王国的地位面临潜在威胁。普遍认为,全球石油需求会在2020年后逐渐放缓,阿美的《招股书》对此也不讳言,称“全球原油需求量将在2035年趋于平缓”。

事实上,沙特王储的“2030愿景”改革计划,就是要让沙特逐步摆脱对石油的依赖,破除国家经济结构单一的弊端,同时帮助实现经济多元化。所以,阿美的上市,绝对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融资事件,它关乎到王储和这个国家未来的命运。

但是,在这块画出的大饼背后,也埋藏了一些细节——比如阿美可能会改变其股息政策,而不事先通知小股东。更值得关注的,则是这家公司可能面临的风险——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客户结构的单一以及中东地区乃至全球不稳定的政治因素都可能对其造成影响。今年9月,沙特的一些原油设施遇到无人机的袭击,这个军费高得令人咋舌的国家却毫无招架之力,石油产量一度减半。

现代的金融游戏如何与这个部落式管理的前现代国家相兼容,或许是这个国家永远要解答的课题。虽然阿美石油的上市已经箭在弦上,但沙特法律仍然保留了“所有的碳氢化合物资源归沙特王国所有”的规定。甚至,阿美的碳氢化合物生产量上限、阿美的最高原油产量都是由沙特王室决定。《招股书》甚至毫不忌讳地表明了,沙特政府可能对这个公司的业务产生做出直接的干预。

阿美石油《招股说明书》

银行家们与权力的握手

这个至今在国际人权记录的榜单上垫底的国家,却吸引着全世界的银行家。阿美公司已经选择高盛集团和摩根大通集团等银行在其计划的首次公开募股中担任重要角色。银行家们本月初在阿美总部进行了演示,并在迪拜和伦敦举行了一些分场会议。会议邀请了来自美国,欧洲和亚洲的20多家咨询公司参与竞争,其中包括一些全球最大的承销商以及一些规模较小的银行。

去年,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事件后,沙特方面拙劣的掩盖一度让投资人们不得不对沙特保持距离。王储本·萨勒曼本想通过“沙漠达沃斯”邀请世界政经要员,展示自己摆脱对石油依赖的勃勃改革雄心,然而记者惨案不得不让许多投资银行家敬而远之,包括黑石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苏世民、摩根大通公司行政总裁戴蒙、日本软银公司行政总裁孙正义等,尽管他们可能心里可能还惦念着沙美上市这个大饼。

在本·萨勒曼的诸多改革中,最野心勃勃的任务之一是用5,000亿美元打造一个“新未来城”(Neom)。在王储的“沙特梦”里,这个充满科技企业和机器工人的城市届时将吸引全球投资者和创新者,将沙特从石油出口国转型为科技创新国。而在他的蓝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就是沙美石油的上市,而这一步,离不开投行巨头们的的参与。而同样,投行巨头们,也从来很乐意和这些掌握权力的团体合作。所以,在这次上市中,我们所熟知的那些投行的名字,基本上都出现了。

参与阿美石油上市的部分金融机构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咨询行业的另一个例子。2006至2008年期间,当时的国际咨询巨头摩立特曾接受利比亚前独裁者卡扎菲提供的300万美元资金,帮助他其“提升形象”。而2011年卡扎菲垮台后,公司因此受到质疑,并向社会就此事道歉。而且据传言,卡扎菲的项目款一直没有付清,这也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摩立特的现金流。

与此同时,摩立特面临了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公司最大的业务危机。而合伙人股利的停发、再注资、以及向私募基金Caltius资本管理公司借入5100万美元等一系列举措,已经于事无补。

世界上最具现代性特征的一群资本家,和世界上统治方式最原始的国家政权,竟然合作制造了世界上最大的一桩IPO。这个画面既让人感到吊诡,但却不会让人觉得意外。然而,谁也无法预测阿美这家公司、沙特这个政权、以及深深卷入其中的各大投行未来的命运。

投行家们永远能敏锐地嗅到任何金钱的气味,无论这个气味从哪里飘来。沙特的首都利亚德就好像是今日世界的缩影,街道上你还能看到因各种罪名被斩首示众的死囚,但密不透风的玻璃幕墙内却是金钱的暗流涌动。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